那些曾经的丑恶与美好

打印 (被阅读 次)

 

 

江西上饶小学生被杀案让我想起了我自己的小学三年级。

 

我当时刚从农村转到县城,我曾经的一个同桌是一个非常霸道的男生,他不仅在桌子的中间划上三八线,一旦我无意超过,他便一拳打下来,他自己则想用多宽是多宽。而且一个冬天经常有意无意地扯我戴在头上的风雪帽带子,我敢怒不敢言,因为他长得比我高大,真的打起来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否则我真的很想狠狠地揍他一顿,老师看见了也没有说什么。好在那时候我还算皮实,否则他的那种骚扰真的是会让你学都不想上的。幸运地过多久我总算是没有再跟他做同桌,也所幸我后来遇上的同桌们也还都善良老实。

 

但即使如此,跟这个霸道男生的短暂同桌生活还是给我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否则事情过了这么多年,我不会还会记得这么清楚,而且回首往事我还是很想狠揍他一顿。

 

他的妈妈是我们县医院收费处的,也不是一个善良之辈,我有次在医院交钱的时候就被他妈莫明其妙地凶过,我顿时明白了那个男生为什么那么霸道了。

 

当时我的父母都在农村工作,城里大部分时间就是我跟年长我五岁的姐姐,所以这些事情都只能是自己胡乱蒙混过去的。

 

还有一件记忆深刻的往事是在我们县百货大楼的玩具柜台买圆珠笔。当时物质还不那么丰富,大部分的商品都是由国营的百货大楼垄断了的。我看中了一只笔顶上有个小动物的圆珠笔,兴高采烈地来到文具专柜,卖东西的是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中年妇女,小心翼翼地买来,还沒有离开柜台几步,笔顶上的小动物就是掉在了下面的,明显地花枝招展的中年妇女给了我一个坏的,我走回来有礼貌地问她可不可以给我换一个,她不换不说,恶恨恨地污蔑说是我自己弄坏的……

 

唉,谁的成长过程中还没有几件糟心的事儿呢?

 

其实我也不是那种只抓住丑陋不看美好的人。

 

小时候,我妈妈教书的学校旁边住着一个叫张三奶的老太太,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就认定我很聪明,每次看到我她都要:"小聪明,小聪明"地喊我,即使今天想起来也是暖暖的……

 

我四五岁大的时候,跟一堆孩子一起在河边玩,被一个大一些的姑娘无意中推进了河里,我反应灵活的姐姐大声呼救,一个道班上打小工的十多岁的外地青年毫不犹豫地救了我,至今我也不知恩人身处何处。

 

因为只有我跟姐姐在一起生活,因此我们俩分工一些家务,我在院子里打煤(大煤炭改小,生火用),总有好心的大姐姐帮我;我去擀面房擀面,面擀好后,每次擀面的大妈都叫她跟我大小的女儿一起帮我提回家,我现在想想大妈估计是怕加水后的面条重,怕我自己提不动,现在想起来真的很温暖,其实我们也都只是素为平生的过客而已,但是美好却永远留在了心底……

 

helloworld1000 发表评论于
I really appreciated those people who helped me during my growth, I really hated those people who hurt me badly when I was little, I wish them all dead by now...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我九岁的时候有一次一个人坐公共汽车,换车三次,去城市另一头办家里的事情,然后自己一个人坐车回来。我在回来的时候迷路了,其实是提前一站下车了。当时离家不远,但是我不认识了,很害怕。路边有一个姐姐路过,是个中学生。她大概看出来我迷路了,问我要去哪里,我告诉她我家的那条街,她推着自行车,陪我一直走到家。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都很感谢她。
Leilei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mp' 的评论 : 我居然有点热泪盈眶了,哈哈。
tmp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人生吧,有美好鼓励着温暖着我们前行,才能走过岁月中的丑恶。
谢谢好文!
Leilei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有一定的关系。
Leileim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ofengjiayuan' 的评论 : 是的,是的。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孩子的善恶与父母有关系的。
xiaofengjiayuan 发表评论于
完全理解你所说的. 我也是小学从乡下搬到城里上学.其中冷暖如今依然记得...真的相信有人天性恶.有人天性善良,感谢那些在我成长中给我温暖的善良的人. 也希望那些恶人得到该得的惩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