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列国旅途中的故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1. 城堡里的国王

 

          2019年53日,我们空降意大利米兰,在Bellagio小巷和Como 湖蜻蜓点水般游玩了一天,次日驱车沿着卢加诺湖穿越瑞士边境,在漫天飞雪的瑞士阿尔卑斯山脚下行驶,途经列支敦斯登小国,4小时后抵达徳国南部边境的阿尔卑斯山。山间有座童话般的城堡——新天鹅堡。

 

      一百多年前,城堡里住着位英俊的国王:路德维希二世。  他的童年是与年长8岁的表姑一起度过的。当朦胧的情感开始在皇太子心田萌动时,16岁的表姑离家嫁入维也纳宫廷,她就是至今仍被世人津津乐道的茜茜公主。

 

           路德维希二世18岁即位巴伐利亞国王,同年他按新皇即位后的访问惯例造访维也纳宫廷,和茜茜公主住了一段时间。 俩人当年的纯朴情感被成熟的心智、共同的信念与志趣再次点燃并且升华,他们相知恨晚,彼此的心灵再也无法分开。

 

       成年后的路德维希二世终身未娶,41岁时因患精神疾病离世。据记载,1886613日晚,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和他的医生去湖边散步,但两个人再也没有回来。不久,他们被人发现死在了湖里。国王被医生带离新天鹅堡前,对仆人说:你好好为我照顾这些房间,不要让它们被好奇的造访者所污秽,我在这里度过了我一生中最严峻的时光,我不会再回到这里了!国王的死是自杀还是谋杀,至今仍是一个谜。

     

   新天鹅堡

 

 

 

 

 

 

 

 

 

 

 

 路德维希二世国王

 

 

 

 

 

 

 路德维希二世的表姑

 

    

 

 

 

 

 

       2. 多瑙河岸边的神秘鞋子:

 

         510日的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细雨绵绵;昏暗的苍穹覆盖着微黄泛绿的多瑙河。我们沿着湿冷的河畔行走,蓝色多瑙河的奏鸣曲以及脑海里浪漫的画面与眼前的景至大相径庭。在匈牙利国会大厦与炼桥之间的岸边,我猛然发现一长列零零落落的鞋子,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中间还夹杂几双童鞋;它们有个共同特点,所有的鞋尖一致朝向河水的方向,在阴冷的天气里给人一种不详的感觉: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带着孩子一起跳河?身边有两位当地人模样的年轻人,我们上前打听,原来这些都是多瑙河畔之鞋的雕塑,为的是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19441945年期间,被纳粹枪决杀害,然后推下多瑙河的犹太人。

 

 

 

 

 

 

 

 

 

         3. 布达佩斯雄伟富丽的建筑群背后:

 

 

            到达布达佩斯的第二天风和日丽,站在匈牙利皇家城堡的顶端俯瞰布达佩斯城,山河秀丽、市容帝王般气势非凡。待我们近距离挨近帝王,他像位蓬头垢面的落难贵族,大多数雄伟壮观的百年建筑群墙面灰暗、墙根表层破损剥脱。

 

          我们下榻的市中心酒店离停车场只有两分钟车程,错综复杂的单行道把我们绕进迷宫般的巷子里,途中误进一家停车场,倒车离开时被守门人强行拦下,索要350匈牙利福林(相当于1.22美金),而我们在里面只待了一分钟时间,他说一分钟当一小时算。江西土匪与他们真有一拼。

 

        初到布达佩斯我就隐隐嗅到贫穷的味道。与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不同,布达佩斯所有旅游景点的厕所都收费,每次0.5 1欧元不等。我们开车前往一家四星级的中国歺馆吃饭,路过中国城,满目的破败建筑;一座座大厦窗户仅存框架,仿佛骷髅的眼窝;临时钉在框架上的破旧塑料布被寒风吹得瑟瑟发抖;楼下的店铺门前挂满了各式服装和小玩艺。从公路这边一眼望去,杂草丛生,残垣断壁,一幅奥匈帝国轰然倒塌的悲凄惨景。我们不忍心拍照,匆匆离开。

 

 

 

 

多瑙河岸边的布达佩斯城

 

 

 

 

 

    

 

 

 

 

 

 

 

   

 

 

 

       奥地利萨尔茨堡州最美的小镇Hallstätte

 

 

 

 

 

 

 

 

 

 

 

 

 

 

 

 

 

 

 

 

    

 

 

  意大利的西尔苗内小镇,三面环湖,湖面上漂游的天鹅仪态万千。

 

 

 

 

 

 

 

 

 

 

 

 

 

          这次欧洲自驾游的环形路线:意大利米兰、沿着阿尔卑斯山脚途经瑞士、列支敦斯登、德国的新天鹅堡、奥地利的音乐之乡萨尔茨堡和维也纳、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克罗地亚、意大利的西尔苗内小镇,最后抵达米兰国际机场返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