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废物该做的

说废话,吐槽,自律,各种急救中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不小心关注了一个男朋友是程序员的话题,每天一把一把的狗粮被虐得口吐白沫。果断取关。什么世道!?还有点良知吗?

我倒是真的认识几个程序员。就是正常的普通人,看不到一丁点儿她们标榜的程序员特有的浪漫和可爱。我严重怀疑这是程序员的妈妈们为了推销自己的孩子鼓捣出来的一个话题。

去年夏天回国,我妈说两天后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吃饭。见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其重要性不亚于国际首脑会晤。我说好。回去一趟七大姑八大姨都要见,哪一个对我妈来说都堪比英国女王荷兰公爵。

到了要见重要人物的前一天,我妈拉着我上街。要给我买新衣服,还要给我做头发。我敏锐感觉到事态严重。妈,你不是要带我去相亲吧?

不然呢?我不操心,不然你还能有个好的前途吗?你自己能做好什么?你以为你还小?你是不是不知道你自己多大了?

嗯嗯嗯嗯。我错啦。我除了吃饭睡觉看手机写毛笔字什么也不会。我就是个废物嘛。我一辈子能当个废物该有多好啊。

见面那天,我着实打扮了一番。拖鞋换成了布鞋,老头衫还给我爸,牛仔裤扔到墙角,穿上了我妈给我买的红旗袍,还化了一个淡妆掩饰黑眼圈。走到镜子前,我感觉自己滑稽得像一个酒店服务员。不禁苦笑。

我妈倒是丝毫不觉得不妥,兴高采烈的领着我出去。电梯里,进进出出的人都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走出大厅,室外刺激的阳光照在我身上,好像一道金光把我打回了原形,我忍不住扔下我妈,一路小跑回去换回来我平常的装束。再回到大厅看见我妈气急败坏的说我事儿事儿的,哪来那么多的事儿?

你他妈有完没完?这话我当然没敢说。我压抑住内心的咆哮。默默的跟在我妈身后,淡淡的说,你以为在乎颜值的人会看上我吗?

那不然呢?难道看上你勤劳?智慧?勇敢?

这话我无法反驳。我妈的确有几分道理。但我也实在不想为了一个陌生人搔首弄姿。

后来就见到了那个重要人物。还好。高高大大,戴眼镜,穿着得体,隐约有优质标签。我们吃了饭,他们吃的什么我都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点了我爱吃的扬州炒饭。我妈立刻说,她从小爱吃这种不值钱的饭菜,好养。不值钱?这么好吃怎么就不值钱的了?我被气得一下胃口全无。倒是当扬州炒饭上来之后,冒着热气,我又恢复本性,一扫而光。看着撑起来滚圆的肚皮庆幸自己没有穿旗袍,为自己的英明深深感到自豪。

吃完饭后,家长们建议年轻人自己出去走走。

我们俩就傻比一样,在众人的目送中出去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车马喧嚣,我们俩却不知道该去哪里。他提议去喝咖啡。我也想不起来更好的建议。就跟随他到了一家咖啡馆,进门看到桌子上挂了几百只白色咖啡杯,暗自震惊了一下。我点了一杯普通咖啡。他也有样学样,要了同样的饮料。

等咖啡的时候,我们都沉默着。我看着桌上的wifi密码,心想我该说什么呢。好尴尬啊。再次庆幸自己好在没穿那件红色旗袍。不然更尴尬。要不我连wi-fi 玩手机,展现我的废物本质?不不不,那样不好。我还是要说点什么。

你常来这里吗?我问他。

很少。

哦。那你为啥带我来这里?

这里环境好一点。安静。

我看了看四周,的确没几个客人。于是点头赞成。接着又是一阵迷之沉默。

咖啡来了之后,我喝了一口。皱了下眉头,太难喝了。

这咖啡味道太难喝了。煞笔咖啡厅。他放下杯子说道。

我再喝了一口,又皱了下眉头。实在难喝。

他也低头很艰难的抿了一口,满脸车祸现场的说,的确难喝。然后我们也不知道该聊点什么。离开的时候我坚持要自己买单。他好像有点受伤。

又回到了大街上,他提议和我去散步。七八点的南方,潮湿又炙热,我们穿过大街小巷,从书店逛到食品店,又逛了花市宠物店,在一个手机店我买了一个手机套,他非要给我买单。我怕他生气就由着他。很自觉的到边上小卖部给我们买了饮料。他举着手机套跑过来顺手接过我手里的饮料,一路提着。

就这样我们继续汗流夹背的在暮色中拥挤的人群里散步。他走得很快,我又总是被周围的事物吸引停留,于是总被甩在后面。他走几步又满头大汗的回来找我。你为什么不跟上?他问我。

我说这样比较有安全感。你冲锋,我断后。英勇杀敌为国效命。

他笑了。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

后来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多远,我累得快散架了,提议在路边小椅子上坐一下,他木讷的坐下。手里还提着那袋子饮料。我说,我们喝点水吧。

我拿出来一瓶乳酸奶递给他。他拿在手上左右看了看,又往袋子里掏了半天,问我,没有吸管吗?

我撕开盖子一饮而尽。

他满脸释然的说,你不要吸管就好。

这时空气中终于有了一丝凉风,吹得我的头发乱七八糟。他突然伸出手来,我下意识的往后一躲,他的手停留在空中。空气凝重了片刻,他略有结巴的说,你的头发,上有片叶子。

我说哦。摆了摆头,一片油绿的小叶子洒落下来。

我们就这样走走停停,也不知道想去哪里,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再见,也不知道回去太早该如何和父母交代。街道两边灯红酒绿,各色人等各自喧嚣。我们也只是那晚人群中两个行走的旅人。

就这样一直走,直到天色全黑,店面纷纷打烊,我们没有地方可以逛了。他问我还要不要回家。我一脸惊谔。他赶紧说不是那个意思,是要送我回家。随即又连连摆手说,是想知道我想去哪里。要不要去他家,还是想去哪里。我说我可以回家了。

他送我到家门口,我们停留在电梯口,他似乎想说些什么。欲言又止,最后电梯来了,我向他挥挥手,进了电梯。

到家发现我妈已经睡了。我如释重负。轻手轻脚洗澡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还是没逃过我妈的质问:那你们都干啥了?咋样啊?

我弟弟在一边唯恐天下不乱:牵手没!接吻没!不会上床了吧!!!

我妈扭头开始训斥他。

我穿着我爸的拖鞋哒哒哒的满房子溜达,披头散发,说: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都没有。我看着我妈无可奈何的脸,又看了看我弟弟那张无耻的脸,顿时一股莫名的悲伤油然而生。是啊,我们都干了些什么呢,我们在不同的街道上留下了共同的脚印,在一把长条凳上休息,还喝了饮料。我的脚现在还疼,可是我们到底在一起做了什么呢。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是一个废物。约会也是那么无趣。和我这样孤独而无趣的废物相遇注定是不能碰撞出美丽的火花的。

看完各种秀恩爱,各种剧终人散。我还在灯下漫不经心的看手机睡觉写字。做一个废物该做的。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tsx' 的评论 : 不认真!原来这是减肥好办法啊!!:)真的是初学,我笨,只能死磕。一个字一个字磕。
qts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无需当真,认真了就太沉重了。又不是事业:D 你再说是初学,要添多少仇恨么。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tsx' 的评论 : 至少会比自己以前写得更好哇。卡夫卡不是弱智,我是。所以谁要是认真写肯定比我写得好。我也是初学。
qts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卡夫卡要么是弱智要么基于某些特殊样本说的。所有事情都基于能力,有能力会做,比如写字,成人都能写,但是是不是会写都能写得好看?那需要天份和悟性。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tsx' 的评论 : 要怪也只能怪卡夫卡。是他说的。“努力想得到什么东西,其实只要沉着冷静,实事求是,就可以轻易地,神不知鬼不觉的达到目的。而如果过于使劲,闹得太凶,太幼稚,太没有经验,就哭啊,抓啊 拉啊,像一个小孩扯桌布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只不过把桌上的好东西都扯到地上,永远也得不到了。”
qts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不要舞蹈我们这种悟性低的废柴
唐西 发表评论于
搞不懂的标题语法,看来书法比中文语法强多了。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狂云' 的评论 : 你的电话不灵,打过去好像真的到了动物园:)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阳光下的蓝莓' 的评论 : 临帖生气的时候我也特别多。还一度怀疑临的是假字帖。现在好多了。现在觉得写字这种事只要安静认真,不与时间计较,就一定能到达想要去的地方。
阳光下的蓝莓 发表评论于
对我胃口, 然后雁塔圣教序也好。张很推崇虞世南的字, 不露,锋芒收起来的。但她也说刚练的时候得露锋芒,先把构架笔势练稳。太难了, 有时候吧单个的字看着不错, 放一起又难看了。然后怪纸, 怪墨,怪笔。心浮气躁的干脆不写。妹子我一看到你的字就感觉有张充和的影子。她年轻时候的字有些俏皮, 你的更严谨, 很有法度。
阳光下的蓝莓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女儿画国画, 题字是软肋。正好手头有亲戚送的张充和的帖, 就让她学着写。你是对的, 唐以后的不要临, 我全盘按张充和给她弟弟里写的怎么练字, 石门颂, 张黑女, 魏碑等等。觉得九成宫最
阳光下的蓝莓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我女儿画
狂云 发表评论于
一如既往的幽默!下次再有相亲,直接就领他去动物园查看他的属性,是程序猿的喜欢看长臂猿,是政客的喜欢看八哥和猴子,有暴力倾向的喜欢看老虎,性格颓废的看到鸵鸟就热泪日盈眶。。。切忌呀!有问题打我热线电话1800-3721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阳光下的蓝莓' 的评论 : "程序员出轨基本没有。" 我也想成为程序员! :)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阳光下的蓝莓' 的评论 : 原来你也喜欢书法啊。我也喜欢张充和的字。但是没临过。听人说取法乎上,所以一直临的古人帖。但是也没有什么成效。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是啊。兔子不吃窝边草。我这个比喻好差劲啊。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你:)
simplyu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这你都看不上。眼光太高了。下回你试试古装戏服扮相
阳光下的蓝莓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你是喜欢他的。嫁给程序员安全, 他们不会耍花招, 知道程序出错走不下去, 据说程序员出轨基本没有。当然这是很世俗的想法。实际上文艺女青年八字伤官必然旺, 感情必然坎坷, 找木纳憨厚的1理工男再合适不过。看看林徽因, 她才不会选徐志摩。
阳光下的蓝莓 发表评论于
好久不写字了, 看了你的博客我又想多写写。写字这个事情天赋很重要, 我女儿临摹张充和的帖, 根本不懂诗词在表达什么, 写出来比我好看, 她才16岁。
噢颜颜 发表评论于
我的大学一年级里,和班上一位男同学几乎每周末都出去,看电影或爬山,偶尔跳舞,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我男朋友,因为我也曾在班上宣称这个高大帅是我所喜欢的类型,可是我们不是,跳舞也是正常的跳舞。还曾牵过一次手,一次横穿马路的时候他觉得要照顾我(自然是我要横穿),我觉得此时适当让人照顾一下未尝不可。二年级时候一起去我们共同的老师家里晚饭,饭后老师满脸温馨的说:你们真般配,做男女朋友吧?我们对眼笑,不说话,出来,我对他说:太熟了,下不了手。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太喜欢这篇了:)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他会说:遇一废柴,逛遍街景,遂卒。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所见略同!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我也很宅的。长得还行,不难看:)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风再起' 的评论 : 拿手机聊天是不容易那么尴尬。因为可以涂改:)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我妈很想要我回家。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谢谢你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有道理。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写得像真的一样,那男人如果写博文的话,会怎么写你呢? :)
带娃是持久战 发表评论于
写的很好。聊天确实不容易。 = =
simplyu 发表评论于
小伙子帅吗。可能程序员大多比较宅吧。我以前就很宅,现在也很宅。前几年2016年的时候我曾经用Objective-C做了一个iPhone App给自己用。
东风再起 发表评论于
也不要就自暴自弃了。下次试试在咖啡店坐的时候各自开手机文字聊天。看你写字的时候才放松得下来。而且,这文笔,就算是跟徐志摩相亲也不惧啊。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小娃在法国,而小娃的老妈希望小娃和国内的男青年约会。三点要素一条都不可缺,也许是正确的时间,正确的人,但不是正确的地点,可咋拖拍呀?
北佛风光 发表评论于
“到了要见重要人物的前一天,我妈拉着我上街。要给我买新衣服,还要给我做头发。我敏锐感觉到事态严重。妈,你不是要带我去相亲吧?”

哈哈, 屋里娃的相亲故事很有趣很可笑, 你是个直爽开朗的现代女孩。 赞赏!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时间地点不对,等你想了,自然时间就到了,走哪是哪
wuliw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tsx' 的评论 : Yes :)
qtsx 发表评论于
是不是上次照片里的手机套?:)
登录后才可评论.